1987年 0岁
在老妈肚子里折腾一宿,经过不屈不挠的努力,终于让老妈捱了一刀,成功破腹而出。

1988年 1岁
11个月的时候会叫妈妈,自长牙开始,吃饭的时候就连吃带咬,老妈身心受伤。

1989年 2岁
迷恋于搭积木。没事儿就喜欢笑。在外公的检察大院里人见人爱,炙手可热。

1990年 3岁
迷恋于听故事并且百听不厌,每天抱着自己的一摞故事书,抓着所有能看到的人求讲故事,凡听过的故事,一个字都不能错,讲错必纠正。
(咦?这难道就是处女座强迫症的初显!?)
学会骑小三轮车,不听故事的时候骑着小三轮车满地乱窜。

1991年 4岁
学会国际音标,英文字母,和日常英语会话。

1992年 5岁
学会各种翻跟斗,幼儿园跳舞少个会侧手翻的男孩儿,于是被剪头发上台凑数,成功转型女汉子。
幼儿园上到中班时要求上小学,理由是,幼儿园的草坪不让踩不让翻跟斗,跟幼儿园一墙之隔的小学操场允许。
离5岁生日三星期时,经老爸找哥们儿沟通感情,得以开始上小学。

1993年 6岁
学会骑由四轮儿童车改造的二轮自行车,每日骑车在小区内乱窜,使附近商店的儿童车脱销。
使用原始色带打字机帮老爹敲英语试卷,未见错误。

1994年 7岁
参加市小学生讲故事大赛,获第一名。
承担班级教学任务,每周二下午手工课教大家折纸,持续一学期。

1995年 8岁
学校进行棍术表演,再次被假冒男生送演。

1996年 9岁
长大后想当老师,被老妈严辞拒绝,因为老爸是老师,捏粉笔捏到满手是伤,疼到忧伤。
使用学习机练习五笔字型。

1997年 10岁
在新学校参加奥数比赛,获市二等奖。
小学期间共计学了一个月电子琴,五个月跳舞,一个月国画,一个月水彩画,三个月素描,四个月版画。培养了结实的艺术细胞。

1998年 11岁
初中首次期中考试,全年级排名第二,离第一名差5分。后发现英语成绩被少算10分。
玩双杠游戏“猫抓老鼠”,招来全校男生挑战,未逢对手。
生日前两个月,老爸老妈离婚,开启跟老妈相依为命的日子。
同年12月,拥有了人生第一台电脑。装了当时最好的配置,最大的硬盘,3.4G。
同学们觉得微机的键盘好硬好难按,我觉得,跟打字机相比,好太多了……

1999年 12岁
代表学校至部队慰问团表演相声,搭档忘词严重,基本上全程给他提词。
第一次到三亚旅游,老妈得出结论:你这么矮,以后长大了一定要在南方发展。

2000年 13岁
学会滑旱冰。学了弹吉他。知道了有件事儿叫上网,申请了第一个QQ号,两年后在网吧被盗。

2001年 14岁
学会上网,放学跟一铁哥们儿去网吧,看他打红警和星际,看不懂但津津有味。

2002年 15岁
高中语文课第一篇作文被当作范文,全年级十四个班依次范读,收获几百名粉丝。
校运动会百米女生组第一,八百米女生组第一,三千米女生组第三。

2003年 16岁
文章在市报纸上发表。首次上电视,和其它两个成人嘉宾出席一访谈类节目。
蝉联校运动会百米女生组第一,八百米女生组第一,三千米女生组第三。

2004年 17岁
重游三亚,第一次打工,在三星级酒店当服务员,一个月,400块。
改变造型,从“假小子”成功往“美女”的方向转型。

2005年 18岁
出任团学联文艺部长,协助策划及组织系迎新晚会、乒乓球比赛、校园艺术节比赛等。
托老爹的福,第一次在杭州一个人过年。发现自己竟然会做饭炒菜!竟然!

2006年 19岁
辞去文艺部长职务,因为不好玩儿,老开会。
转至某网站当版主,跟大家一起参加某比赛,策划编导了搞笑雷人版“空城计”。
在学校一小电脑公司兼职一个半月,学会一点装机皮毛,终于分清了硬盘和内存。

2007年 20岁
突然觉得老了一个台阶,再也不是TEENAGER了。
有了第一张信用卡,招商银行YOUNG卡,额度3000块,成为招行忠实用户,在海南完全没有招行网点的时候都没有放弃。
编导演了一部小品,作为03级毕业生晚会献礼。

2008年 21岁
辅修了国际贸易,拿到了毕业证。
编导演了一部小品,作为我们的毕业生晚会献礼。中间插了一首由我改词,配照片制作MV,再找同学翻唱的歌儿,《同窗的你》。土豆可查。
第一份工作,加盟嘉兴万方软件公司,任软件技术人员。除了不做编程,其它活儿都干。实习工资900,转正1000,四个月后1200。

2009年 22岁
老妈一直惦记着退休去三亚养老,于是换工作到三亚平安,当培训讲师。
圆了当年被驳回的老师梦。
编导演平安夜内勤节目。

2010年 23岁
授课技能大幅度提升,培训了来自各行各业的,各个年龄跨度的人,摸索成人教育的特点。
继续编导演公司各种文艺节目。

2011年 24岁
全年授课580+小时,获得分公司新人培育贡献奖。
持续编导演公司各种文艺节目。

2012年 25岁
有一天突然突发奇想,报考了AACTP注册培训师的集训,发现了爱好所在。
有一天参加公司有效表达培训班的授权,发现了兴趣所在。
有一天偶然被介绍了传课网,很无聊的逛,后来在传课讲课,发现了方向所在。

2013年
偶遇悉达多酋长,坚定了离开三亚,去大城市的决心。最终选定深圳。
7月,左腿受伤,前交叉韧带断裂,生平第一次打麻醉做手术。
10月,成功跳槽深圳。
成功加入秋叶PPT核心小伙伴团队。

2014年
制作《秋大去哪儿》PPT视频,获好评。
担任秋叶PPT课程答疑老师,深刻理解了没有最白,只有更白。
打造视频微课《秋叶PPT:PowerPoint2013快速入门》,为小白们解决操作问题。
参加华南PPTer腾讯见面会,第一次登上全国直播网络平台。

2015年
从顺丰离职,谋求更好的发展平台。

目前我在努力。为成为一位优秀的培训师和一个有能量的影响力中心而不懈努力。

小荻老师,非典型80后。
从未经过专业训练,但是天声骄傲。

不温和,非好人,真性情,略清新。供职于某民营企业,任培训讲师。
为成为一名优秀的培训师而不懈努力。

秋叶PPT团队成员之一,PPT是私人爱好,也是玩具。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xiaodilaoshi
公众微信:ixiaodilaoshi

主要作品:
1.视频《秋大去哪儿》
2014年初寒假企划,全视频为PPT制作。

优酷地址: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U4ODEzNTEy.html

2.华南PPTer深圳腾讯见面会——三分钟介绍
2014年9月,腾讯大厦现场分享。

台本分享:http://v.youku.com/v_show/id_XNzgyMTE1NTk2.html
现场录播:http://v.qq.com/page/e/0/y/e0015wjgkey.html

3.文章推荐

关于制作PPT视频:http://weibo.com/p/1001603760047367812216?mod=zwenzhang
关于学习:http://weibo.com/p/1001603791795824790638?mod=zwenzhang

主要课程:
1.《秋叶PPT:PowerPoint2013快速入门》——工具栏入门视频课
以秋叶PPT团队名义发布,适用于PPT各级用户,18节微课模式。看完对工具栏的使用会更有启发,尤其适合初中级用户。需使用Powerpoint2013版软件。

淘宝同学地址: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39982822162&spm=a310v.4.88.1
百度传课地址:http://www.chuanke.com/2735732-110610.html

2.《PPT,让生活更简单【PPT2007美化教程】》——视频录播课程
获得秋叶授权,改版课程,8节授课模式。适合因企业或个人原因无法升级软件的用户。适用Powerpoint2007版软件。
在迅雷看看、网易公开课、中国公开课等多个平台有其中部分课程的免费视频,但不完整。

百度传课地址:http://www.chuanke.com/1023215-75489.html

3.秋叶PPT网易云课堂职场系列课程——视频演示及部分课程编制
负责其中课程的操作范例的视频演示讲解,以及部分课程开发。

网易云课堂地址:
《和秋叶一起学PPT》(讲解已上线):http://study.163.com/course/courseMain.htm?courseId=381006
《和秋叶一起学职场技能》(参与课程开发):http://study.163.com/course/courseMain.htm?courseId=967019

待续……

其它想了解事项,欢迎留言。
欲联系商务课程等,请致信xiaodi.me@gmail.com

2013年7月28日,入院第十天,我想我有必要、有心情、重要的终于是有时间,来跟这些关心我的,爱护我的,问候我的,还有调侃我的家伙们说说,我到底怎么了。

事儿吧,得往前追溯到7月8号,深圳。
我们一起去平安大学参加了一个培训的授权班。

那是一门我非常喜欢的课。我曾经在以学员身份上这门课的时候,就对这门课程觊觎不已,下课后找授课老师猛忽悠,预谋把灯片拷回家研究。老师本着强烈的职业道德拒绝了我,我十分失望。
说这么多是想说明,当终于有一个正大光明的机会和理由去带走这门课的时候,我很开心、很投入、也很认真。
是的。很认真。

体验式的课程,注重体验。
所以当某个运动量比较激烈的力量对抗型游戏出现时——叫什么就不告诉你们了姐以后要当培训师的省得姐以后操作游戏的时候你们有心理阴影——我依然本着亲身体验的原则很认真的去参与了。
游戏开始后大家都很紧张,几乎是不知道该怎么用力的乱用力,于是我的左腿扭了一下。

小时候玩过老版的芭比娃娃吗?
当你想给她胳膊换个造型的时候,要把她的下半截胳膊往斜侧转动,娃娃就会有一个像在介绍或者慷慨激昂的样子。

当时我的腿像芭比娃娃一样往内斜侧扭了一下,马上就没劲儿了,我心里默默的想,我X,要输了。
回头想想,我似乎应该马上叫停,但是那时候完全没有这概念,我缓缓的回着力气,旁边的人还在用力,于是我的腿又扭了一下,两下,三下。
然后游戏停止了。
我心里默默的想,我X,输了。

我站在原地缓了一会儿,周围的人关心的问我怎么了。我缓了一下慢慢的走回我的小组。
那个游戏的第二天,大家都有一些各种各样的不舒服,胳膊疼的头疼的肚子疼的脚疼的腿疼的腰疼的肋骨疼的比比皆是。
有个哥们儿腿擦破了一块儿皮,又涂了一大堆红药水,看着怪吓人的。
后来几天当大家都站着的时候,他就坐着,刚好我们的椅子是有轮子的,他的组员推着他,我们亲切的称呼他为,残疾人。
而我就瘸着蹦哒。

好了回来说说住院的事儿。
听到我要住院, 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他们基本上发出了一样的感慨——
啊?怎么还要住院啊!看起来没啥事儿啊!

我心里默默吐槽,我X,有没有事不是看创口大小好伐!
那些得癌症不治身亡的,早期都活蹦乱跳的跟没事儿人一模一样,都是中期晚期才发现然后没救的。

蹲在医院没法干什么有创意的事儿,我就贴贴照片发发感慨。
结果让人很无奈。

有很多人表达了关心和慰问,因为我QQ上的人很多很杂,有同学,有同事,有朋友,有学生,有网友,有游戏的战友,等等等等。
他们都分别派了代表来问候我。
一般是这么个程序。
老师/小荻,这是你?你怎么了?
——啊,我腿坏了……
啊?摔着了?
(我默默吐槽,为什么腿坏了一定要是摔的……)
——呃,不是,扭到了。
啊!脚扭的严重吗?
(我默默吐槽,为什么扭就一定是脚,而且不严重我干嘛要住院……)
—— 是膝盖啦,韧带有损伤,骨头有挫伤,别的还在检查。
哎呀,怎么弄的啊?
(这个问题让我很无语,这是痛苦的回忆好吗亲!为毛要让姐再说一遍!你是来问候我的还是来八卦的?)
——唉,反正扭到了啦。
哦,那什么时候好啊,要住多久啊?
(我默默吐槽,姐又不是学医的,恢复这个事儿看个人好伐……)
——不知道也。
哦,那好好休息哈!
——嗯。

其实不休息也真的没啥事儿干。
要么检查,要么打针,病房空调坏的,没有电视。就台电风扇呼呼吹,上面落的灰比车轴少不了多少。
今天早上清洁大哥把风扇拿走去擦了一遍拿回来的时候,我都要感动了。

主任医生刚开始当时看到我的时候说,你这样走路是不对的。
我默默汗了一下,啊!我走了二十多年了,居然不对?怎么不对了?外翻了?八字了?罗圈了?
正在我对我的人生观发出质疑的时候,医生接着说了下去,你得柱拐,这个脚不能负重。
那时候我还没有住院,还在一瘸一拐的带代理人班。
于是当天晚上我遵循医生的嘱托,去买了副拐。
第二天柱着拐去带班,学生们都惊呆了。
领导胖子瞅瞅我,行了你把事儿弄一下赶紧住院去吧……

最近我不在,两个新人还不能上手,领导胖子估计累够呛,致敬一下。

住进来的时候,给我安排了一个双人病房,旁边是个男的,当兵的。
来的那天平姐姐送我来,一推门她又把门关上出来了,问我,你哪个床?我说41啊,她说是吗?
她又跑护士那问了一遍,确认了一下,又推门,然后又关上出来了,说,怎么有个男的啊!我说探视病人的吧,她说没有啊穿着病号服呢,我说那也可以是探视病人的啊,她说不是啊他坐在床上吃饭呢。
护士大概听到了我们的争论,大声说,啊,小荻你先住一下,没床了,回头有床了再给你调……
于是我们两个就很无语的默默的进去了……
护士给我拿病号服过来,笑嘻嘻的说,没事,兵哥哥,很安全的,还能照顾你……
不知道兵哥哥是不是因为听到了这句话……反正,啊,好吧兵哥哥的确挺照顾咱的。

拍片子的结果有三条,第一条是什么信号不明确,考虑半月板撕裂。
我去百度了一下半月板撕裂,一头冷汗。
住院的时候,主任医生跟我说,你这个骨挫伤是很明显的,这个没啥好治疗的,就是养;这个内侧韧带肯定也是有损伤的,这个也可以养好的;这个半月板吧,片子上看的不明确,得做个关节镜看看,就是像做胃镜那样,伸进去看,要是没问题肯定最好,要是有问题的话要处理一下一起治好不是更好。
然后他派了个小医生来跟我的治疗。

小医生来给我做体查,抱着我的腿左扭右扭来回瞅,然后眨巴着眼睛告诉我,半月板不太像有问题,应该没事儿。

做关节镜检的前一天,我紧张得不行。
谁说关节镜跟胃镜一样啦!胃镜会叫“手术”吗?胃镜会要打麻醉吗?胃镜会“做完了手术可能大小便都在床上”吗!?
护士以最后这条为理由给旁边的兵哥哥换了个病房,换了个也是腿伤的大姐过来。
我伤左腿她伤右腿。我说,要不我们把好的那条腿拆下来凑一对儿让它俩出去撒欢儿玩会儿吧……

小医生来跟我做术前确认告知,跟我说可能发生的情况。
他跟我说手术过程。
他在我右腿上画图,告诉我大概是从哪里打洞进去。
他说我的交叉韧带有可能有问题,有可能断裂。我说啊那断了怎么办,要做缝合吗?(因为半月板撕裂一般用缝合术,我以为差不多呢)
不是的,他说,假如断裂的了话,韧带这个东西是不长的,缝起来也不长。我说啊那怎么办。
他说断了的话就是大手术了,就不是简单的关节镜了,要从别的地方拆一根肌腱过来替代,他又在我腿上画了一道,喏,要在这儿再开个口子,大概这么长,取这里的。我说这是什么,干嘛的,取了怎么办。他说,啊这个是肌肉的延伸段嘛,也是保持关节稳定性的。我说那你给我拆了怎么办,它长那肯定有用的啊。他说,哎呀那反正上面的韧带那里比较重要嘛,而且有可能再长出来的嘛。我一听,啊?有可能?那也有可能不长咯?他说,啊对啊,也有可能啊!我说长的概率高还是不长的概率高?他说,呃,差不多啊。
= =,好讨厌……我心里默默吐槽,亲你就是来告诉我世间万物一切皆有可能的咩……

我还是很紧张。小医生说不怕不怕,明天我进手术室陪你。
第二天我才知道,我X,什么“进手术室陪你”,我的关节镜手术就是这小医生主刀的。

麻醉的这个过程我想写写,我猜看我文儿的大多数人应该还没有这个体验,你可以随着我的描述脑补一下。
我做下肢手术,所以打半身麻醉,复合式的,就是用几种药物共同作用,以起到一个不错的麻醉效果。
当然了,在手术前一天,我的麻醉师也跑来跟我做术前告知,其实主要是找我签字,啊……好吧更重要的应该是做告知。
麻醉要做腰椎穿刺,说实话我对手术的恐惧感有一大半儿来自于这个过程。腰椎那儿可是中枢神经啊,这万一扎坏了……
关键是告知的过程中告诉了我各种可能性,并发症啦,麻醉效果不好啦,麻醉完导致半身不遂啦,勒止血带导致的问题啦等等,听的我不寒而栗……
我问一条一条问他,会不会XXX啊,那会不会XXX啊,他和小医生的口气一模一样,有可能啊!= =,好讨厌……
最后我很不甘心的问了句,概率有多高啊,多少人犯一例啊,他嘿嘿直笑,这个嘛,基本上几百万个人碰到一个吧。= =,好讨厌……你早说这句多好……

好吧我们来说过程。
做手术前一天晚上八点后不能吃东西也不能喝水,要在手术过程中保持一个空腹的状态。
我一直以为是为了防失禁。后来麻醉师说不是的,因为有些人对麻醉的药物不大适应,会呕吐。
反正饿了十二个小时之后,你还别说,其实也不太饿,无非就是一顿早餐没吃嘛。不过不给喝水还真挺纠结的。
进手术室前,护士在我胳膊上打了一针,跟打疫苗似的,这一针真疼,我进手术室都没缓过来还疼着呢。护士说这一针的作用是抑制体液分泌,防止病人因为太紧张猛出汗。这想的真周到。药效也不错。本来我已经挺渴了,打完针下去,我嘴唇喉咙越发干的难受,我觉得嘴唇儿都要起皮了。

做腰椎穿刺的针其实特别小,比平时静脉注射的那个针头小多了,比家里的绣花针也小,我瞅了一眼,看着跟头发丝儿似的,当然也可能是我离的比较远。扎针的地儿基本上是肚脐眼正后方的椎骨,我也不知道是第几号椎骨,反正就是那儿。
做完手术有些人觉得很怕疼,会要镇痛棒,那东西也是通过这根针一点一点慢慢打一点点药,起个缓解作用。但是镇痛棒一个是医保不报销,还有我觉得老有根针扎在椎管里太不安全了,所以我坚决没要。
打了药的时候,先是觉得后背很凉,冻的我飕飕的。本来手术室里空调温度开的就低,一进来我就觉得冷,护士说是因为医生要左一层右一层的穿很多所以手术室一般比较凉。后来我看到小医生进来的时候果然全副武装,穿的跟要过毒区似的,就差个面罩了。
护士其实是给我拿了个单子盖着的,可是一打药这家伙单子彻底不管用了。但是很快,打了另一种药,瞬间觉得一道暖流从腰间流下,两条腿暖暖的好舒服,我试着动了动,整条腿木木的麻,我废了好大劲,才动了动脚趾头。
过了会儿,我摸了摸大腿,虽然还是很温暖,但是我开始怀疑这玩意儿是不是我的。

这时候小医生正拿个绷带把我的伤腿挂在一个静脉注射架子上,左一层右一层的刷消毒液,八成是些碘酒之类的。我看着这个颜色和这个场景,怎么都觉得像准备烤肉。

后来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不是因为失去了知觉——半麻手术的全程是清醒的——是因为,他们为了防止我偷看,先是把两个胳膊捆在两边,然后在头前面竖着搭了一块手术室的单子,彻底啥都看不着了。说是因为我打了麻醉,老抬头看的话,会头疼。
于是我只能无聊的把头拧个角度,就是平时正常的时候仰起头看天的那个角度,看看后面的仪器。仪器上显示着我的心跳,血压,通过我右胳膊上绑着的过个两三分钟的样子就自动测量一次的血压计,和夹在我左手手指上的一个测量的夹子,忠实的反应着数据,跟着我的心跳节奏,嘀,嘀,嘀,嘀的响。
我认真的看了一会儿,挺正常的。我估计那玩意儿要是嘀嘀嘀嘀的响的很快,他们就该给我做急救了。

我不知道手术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下半身最后的知觉是盖了单子后,不知道护士还是小医生往上面扔了很多器材,估计是血管钳手术刀啥的,以前我家也有很多。
反正等我知道的时候,是小医生说,哎呀,小荻啊,你这个韧带情况不太好啊,断了一半儿啊。我才恍然大悟关节镜是丫主刀。
他说,这个我还是叫主任来看看吧。

后来,把那根“断了一半”的韧带翻了一下,才发现,不是断了一半,是就连着一丝儿了。
估计前几天小医生查体时觉得可能没事儿,也是因为这还连着的一丝儿。不过半月板倒是真没事儿。
小医生把关节镜的显示屏转过来给我看,断了的那个创面不知道被放大了多少倍,看着像根儿剥出来的骨髓一样,中心的地方有个红色的小血点儿,活像个委屈的孩子。旁边像是有些絮状的组织,随着探头的拨弄左右摇摆飘荡,跟水母飘在海里似的。我当时觉得,哎呦还挺好看的。
小医生说,哎呀,小荻啊,你这个要做重建手术了。旁边的护士各种惨叫,因为这意味着她又多了一个半小时的工作。我说,啊还是你做吗?小医生说,这个不行,这得主任来做了。

等主任医生来了,他说,你这个关节镜做的还是很有意义的(我默默的想,如果没断难道就没意义了么),我们发现了术前所考虑到的情况,现在就给你直接做韧带重建手术啦。
护士惨叫归惨叫,还是认真的去准备重建手术所需的东西了。
主任医生趁着这个时间,开始给我讲他做了很多例这样的手术,有谁谁做过,反正意思就是他很熟练了让我不要紧张。
我就在想一个问题,哎现在这状态是不是就跟半身不遂一样啊。

后来又来了一个医生,他们三个开始一起帮我做重建手术。

做到一半的时候,肚子很疼,腹部两侧,附件的地方,特别疼。忍了会儿实在疼,我就叫医生。
他们说,不会是到日子了吧。我脑补了一下上面做手术鲜血淋漓,下面到日子了也鲜血淋漓的场景,华丽丽的汗了。
不过不是,于是他们把麻醉师叫了回来,看看是不是麻醉问题。
麻醉师有点好笑的说,哎呀,我只能保证术中手术部位不疼,别的地方疼肯定跟麻醉无关啊,这个只能做完手术检查一下,看看是不是别的问题。
不过说归说,他还是又打了点药给我。效果很明显,肚脐下面基本上都不是我的了。
后来我才知道为啥疼,尿憋的。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三个讨论病情或者安排工作的时候声音都超小。我默默脑补着各种场面。比如。
“主任是要这根儿吗?”“不了,这根儿让它待着吧。”“哦,那要不这根儿?”“这根儿看着还行,拽下来。”
我进手术室前,本来住旁边的那个兵哥哥还跟我打趣,他说,等你进手术室了,听到护士说,别紧张,你正想安慰的松松气,突然发现她是对旁边儿的医生说的。
恨的我直想揍他。

我正竖着耳朵听不清楚呢,突然,主任医生说,好了。然后跟我说,手术已经完成了哈,然后就跑了。
我试着动了动有点酸疼的胳膊,期待着把我放出来。

但是发生了更加惊悚的事情。
比如我听到电钻的声音,顺便果然闻到了烤肉的味道。
比如我听到小医生问护士,螺丝刀呢,护士说,在XX箱子里,内个白色的螺丝刀。
比如我感觉到了在往我身体里钉子,咣!咣!咣!咣!
我去,这在干嘛!这是铁匠铺子吗!

第二天复查拍了片子出来,腿骨上果然明显的钉着三个钉子,上面一个下面俩,款式还不一样。
小医生说,上面那款果然是螺丝刀拧上去的,不能拿下来,下面两个是敲进去的钢钉,一年半或者两年后觉得不方便的话可以取出来。
我说以后我过安检的时候就肯定会响了是吧。他说是啊。我说多坑爹啊。他说多好玩儿啊。

反正等手术终于都结束了。我看着被包得像木乃伊似的腿。
第一个感想是,我X!不是说微创吗!
第二个感想是,原来不是烤肉,是腌制火腿……
第三个感想是在他们把我从手术台子上挪到手术车上准备拉回病房的时候,动用了一个护士三个医生把我挪过去,我觉得自个真重。
而且,真的特别像一坨待宰的肉……尤其是两条腿……

等回到病房,麻药的感觉开始从腰往下一点一点消退。我之所以知道的这么清楚是因为我的肚子很快又开始疼了。而且像裤子湿了被迫换了一条这种很糗的事儿我也就不告诉你们了。
反正只能在床上躺着依靠便盆进行排便的感觉让我很是纠结,尤其是每天还要打四大瓶液体进去……
这直接导致了我三天没吃水果。因为我觉得小的还好,让护士帮帮忙就算了,大的嘛……
在第三天的时候我挣扎着拄着拐去卫生间,克服了类似于卫生间地板上全部都是水,卫生间坑位前面有个差不多要近半米高的台阶,卫生间坑位小的要死等一系列困难,终于自己单独解决了一次问题。
我一边啃着快要坏掉的火龙果,一边默默的想,这事儿终于男女平等了。

顺便一提,手术出来的六个小时还是不能喝水和吃东西。我的手术整整做了一早上,十二点半才从手术室推出来。
不过出来了之后,术前针的药效过了,不再抑制体液分泌了,加上一直在给我打各种药水,还真不渴了。
所以我在饿了二十二个小时之后,狠狠的喝了瓶牛奶。然后疼的不想吃东西。
后来实在疼的不行。
我本来也是挺能忍疼的,小时候伤了手老妈都是直接给我缝,我都一声不吭的看着她缝,旁边的叔叔阿姨直夸我当代刘胡兰。
我也提前就做好了伤口疼的心理准备。
但是伤口居然不太疼,而是大腿后侧的有一根筋非常疼,让我一度以为是不是打钉子的时候挂着它了。
这种思想准备之外的疼痛让我的意志很崩溃。
后来我决定不逞能了,果断问小医生要了两片止痛片,吞掉赶紧抓紧睡觉。第二天好多了。

不过我还好,旁边的大姐就比较惨。
她昨天做手术,本来和我一样,是早上第一台的,可是突然来了个急诊的病人,要救命,于是就把她的手术台子占了。
大姐一直等到下午三点半才被推进手术室,饿到晚上十二点半,饿了差不多二十九个小时。
她出来的时候几乎要被管子埋没了,身上插着一堆管子,吸淤血的,导尿的,镇痛的,还有打针的。
大姐半夜疼的都快哭了,但是医生说她有镇痛棒了,而且麻药劲儿还没过,不能吃去痛片。

后面就没什么好写的了。
除了第四天的时候拆了纱布换小的,小医生解释说包了这么多纱布是为了止血,光扎伤口那里的话扎的太紧会血液不流畅,所以把整个腿包起来了。我看了看袖珍版的伤口,突然觉得,哇!腿好瘦!
除了我觉得最近好像胖了,最直观的感觉就是胳膊上戴一下表摘下来的时候居然有印子了!
除了想挣扎着贴一下报销的票,最后发现没有粘贴单。
除了有些人看了我的小号纱布的照片就问我,小荻老师好了吧出院了吗让我很纠结,能不能不要觉得伤口小就没大事儿……

最后交待交待重要的事儿,比如什么时候能出院。
其实我也不知道,最近在做复健运动,抬腿伸腿勾脚啥的,用小医生的原话说是,躺在床上尽量动,不能下地走太久,容易肿。反正我看着膝盖上方肿的那一块儿,据说应该是有些淤血有些细胞组织液,也有一个医生说手术过程中用了一些盐水冲洗可能有残留。我愤然的跟小医生说,这不是注水肉吗!
大腿后侧那根筋一直很疼,甚至伤口都不疼了它还在疼,每天疼的我呲牙咧嘴的。我叫小医生过来看,他说正常,因为切的那根肌腱跟它是一根儿上的。我恍然大悟,哦那就是属于家人不见了所以着急了的那种呗?他说,哎你这个比喻很贴切啊。

在小医生给我的康复计划上,还有主任医生告诉我的恢复建议中,这个手术要完全恢复,可以和以前一样,要一年以后。
其中,前三个月要柱拐。四到六个月内可以开始尝试轻量运动。六个月到一年可以慢慢逐步尝试激烈点的运动。
反正,一时半会儿是好不了了。

我们的老师挺有心理压力,觉得没有保护好我们让我们受伤了。
其实根本不怪她。

也就是住院让我能有这么大片儿的时间慢慢来写这些——我从早上打完针就一直在写,写到现在,真是奢侈啊。
总之,无论好坏,已经是结果,而且已经是我的人生经历,很珍贵。
感谢那些关心我的,爱护我的,问候我的,还有调侃我的朋友们。

最后,那些咒我以后得关节炎的,等我好了出去弄死你。

最近,身边有一些朋友想要进入培训师的行列,网络培训师。

因为传道授业解惑,似乎是很多人心底的愿望。
某一天,在某一个群里面看到一段儿对话。
问,我想讲课要准备些什么啊?
答,准备灯片就行了。
我不禁在心底默默的呐喊,亲,真的没有这么简单啊亲!
亲见过三个朋友。
在现实中授课的时候,都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激情,亢奋,有感染力。
但是在网上讲课的时候,居然出现了明显的紧张,授课的时候都多少出现了瑕疵,甚至有一个还讲卡壳了。
为什么会这样?
来分析一下网络和现实的授课,到底谁更容易,或者说,难在哪里。
最大的痛苦是什么?
——紧张。
但是不同。
现实授课中,是因为被人注视而紧张。
但是如果听众表现出了足够的善意,比如,鼓掌,点头,肯定的眼神,培训师很快能收到这些信息,来安抚自己的情绪,所以大多数培训师都是“人来疯”类型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得到的鼓励越来越多,所以越讲状态越好。
网络授课中,是因为没有人注视而紧张。
这似乎很矛盾,有人看也紧张,没人看也紧张,好挑剔啊。其实不然。
因为网络授课中,你每讲一句话出去,你都不知道听众的反馈。当你问好,没有掌声。当你说一句对吗?对方哪怕在屏幕前拼命的点头,你看不到。
就算有学员给你打字反馈,因为打字速度和网速的限制原因,你总会延迟三到五秒才能得到听众的回应。这让很多培训师非常的不适应。心里也更加的忐忑。
因为“未知”。我们都对未知的东西天生充满着恐惧。
所以,做网络培训师,需要做充分的心理准备,需要非常强悍的自我疗伤,需要去习惯一个人的舞台,去演绎一个人的精彩。
而那些现实授课的培训师,在转至网络授课的时候,则需要更多的心理暗示和课程预演,回忆或者构想现实授课过程中每句话说完听众的反应,会协助自己顺利的度过些不适应。
【网络培训师养成季,优荻方式,有的放矢】